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苏丰雷:为教育之殇

苏丰雷

作者简介:苏丰雷,诗人。1984年生于安徽青阳,原名苏琦。作品散见及一些纸刊。2014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北京青年诗会”。2015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诗人。主要作品有《木码头》等。现生活于北京。

这首先是非常让人震惊的一件不幸的事。一个生命以及他的家人经受了而且还在经受最沉重无尽的痛苦。转发这条消息到微信朋友圈,立即引起几位诗友的回应。因为之前比较外围地参与过教育平权运动,还因为5月中旬,我们内部放映了陈家坪拍摄的关于教育公平的纪录片《快乐的哆嗦》,当时放映后我们有过热烈的讨论,为此我就我的经验和认识拉杂写了这个,权作信息上的共享,不足之处请多批评。

1

昌平非京藉家长自焚事件现场

北京的教育平权运动,我算是比较靠近的围观者,因为陈家坪的缘故,我也参与过好几个场景,比如示威、研讨、“饭醉”。教育不平等的根子在户籍制度、在治理方式对高校招生方式的影响,之所以北上广,尤其是北京,在户籍、在教育平权上一直难以松动,所颁布的替代方案也不得人心,比如外籍孩子在北京参加高考,只能报考职业技术,这根本不公平。

大家都知道,北京是中国教育资源最为丰富、品质最高的城市,这是历史原因带来的,但因为中国政府独特的治理方式,导致北京的优质教育资源已经成为特权的牺牲品,那些高官孩子就此可以便捷上北京的名校。北京的教育平权最难推进,就是因为这直接关涉这些特权阶层的核心利益。因而,教育平权运动,在北京比在别的地方,更是一场民主运动,她本身就是新公民运动的一部分,为同一个人所领导。

北京的户籍放开当然存在困难,但是北京的教育公平却并非不能实现。从这里恰恰就能看出当前政府的态度,真是一块试金石。因为,社会力量的推动,当权政府如果有意,存在极大优势的北京高校可以完全自主招生,公平实现录取,而其它地方的教育资源完全可以加大投资力度,使其相对于北京差距不再那么大。这样在程序上正义,资源上全面开花,才是根本解决教育平权的办法。在北京强力寻求平等教育权利,不在立即获得利益,(当然本身已经获得不少了,在家长们的努力下,当权者已经做出了退步,而且声东击西,其他省市的响应也获得了丰硕的成果)而在对中国政府改换治理方式的施压。改变还是力量博弈的结果。

因此,户籍放开、教育平权,不是一时就能达到的,但却应该马上着手颁布路线图,否则这个政府就是无能的,它对自身邪恶的认识不清,继而不能壮士断腕,就是其本身素质的不合格,那就必须开放党禁,让反对党涌现出来处理难题,民众需要的是能解决问题的政府。

2

教育平权运动现场

(我这说的有点理想化,不过,我这样说话时我更感觉像个健康的人,所以,请原谅我在行文中伴随的理想化。可悲的就是,在别的地方理想化就是现实,在我们这里理想化常常被斥之为天真。)

这位家长为教育公平,虽可能仅仅是为自家一家事情所难倒,而选择以这样悲壮的方式抗议。我第一下想到的是,中国人的骨气。我想,没有对中国的教育体制之恶以及其他的认知,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出这么决绝的抗争的。这种认知恰恰又是因为具体地碾压他的现实,也就是说,恶最深度地凝结于他身上。他选择以这样的方式说“不”,而我们每一个都是杀戮他13亿分之一,他是为我们而“牺牲”了自己,或者说,是我们的无力把他推向了“牺牲”,而我知道,作为一个生命,任何一个人没有任何义务为其他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为此,我为他的选择、为他客观地对中国平等事业所做出的贡献向他致意。愿他少经受痛苦,早一点康复。

2016.5.21

转自:批评者

                                        来源:新公民运动


本文标签:,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WordPress https://3ttttt.wordpress.com/2016/05/25/%e8%8b%8f%e4%b8%b0%e9%9b%b7%ef%bc%9a%e4%b8%ba%e6%95%99%e8%82%b2%e4%b9%8b%e6%ae%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