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中国钢贸行业洗牌:自杀、入狱和百亿坏账

中国钢铁贸易行业鼎盛时期,在上海的钢贸企业从贷款规模曾达到2000亿元。成员主要为福建周宁钢贸企业的上海商会扬言:“我们在银行没有一分钱坏账。”但是,2012年中的一个事件成为行业急转直下的导火索。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起,钢贸行业因债务问题有超过10人自杀、300多人入狱、700多人被通缉,导致的坏账规模近100亿美元。

从2000年之后,中国钢铁行业高速发展,到2013年,粗钢产量达7.79亿吨。钢铁贸易也成为一门大生意。但是,钢铁贸易一单生意所需的资金,需要放大三四倍的资金量来支撑。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资金。这时候很自然就想到银行,实际上银行也看中了钢贸商。

至于从事钢贸行业的人,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福建省周宁县总计20万人口,仅在上海一个地区就有8万人从事钢贸行业。闽籍钢铁人在钢材行业中取得成功之后,便亲戚传亲戚,朋友拉朋友,于是大家都来了。

1996年,周宁上海商会成立,后来在钢贸中发挥了另一个举足轻重的作用:担保或是“隐形担保”。这是一个类似超级联保体的组织,当某位会员出现经营问题而无力偿还债务的时候,商会可以凭着闽商的互帮精神组织大家共同承担。曾有媒体报道,一位福建钢材老板炒电子盘浮亏2.5亿元而无法偿还,周宁商会部分人每人摊派200万就解决了。周宁上海商会曾有句无比骄傲的名言:“我们在银行没有一分钱坏账”。

“如果按照极端情况估算,以上海逸仙第一钢市的4亿资本金为例,银行给钢市的保证金放大10倍,他可以为一家银行担保总额为40亿的贷款,如果他与十家银行合作,那么就在40亿的基础上再次放大,第一钢市可以担保的额度达到400亿,杠杆倍数被放大至100倍。”——《南方周末》某篇调查报告如此写道。

危机浮出水面,缘于2012年8月份被爆出的“中铁物流事件”:2012年中旬,某公司去上海宝杨提货,被仓库人员以各种理由拖延不放,引起该公司警觉,随后要求提走名下所有货物。仓库人员无法阻拦,便采取坐在货上,将卡车开到门口堵住大门等过激行为阻挠提货。此后,中国铁物几大子公司甚至同时在各地仓库展开抢货大战。

虽然之前也陆续出现过钢贸商跑路,虚假仓单被查等事件,但此次中铁物流事件成为整个行业形势急转直下的导火索。原因在于:1、上海宝杨库是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中国铁路物资上海有限公司的仓库,被认为是业内“最安全、最可靠”的仓库之一;2、“中铁”是涉足钢贸圈中时间最久,规模最大的央企之一,旗下拥有众多分公司直接从事钢材贸易,或是充当“影子银行”为其他钢贸商出资。

由此事件开始,钢贸危机全面暴发。包括银行、国有企业甚至民间资本开始意识到此次危机的严重性,已到期贷款收回后基本不再续贷。出资方对钢贸商的大规模收缩贷款,导致钢贸商大面积出现资金链断裂。

问题有多大,最清楚的莫过于钢贸商本身。尚有实力维持的开始变卖资产或是从其他渠道以更高的代价融资,以期填补之前漏洞。已经达到极限无法继续筹款的钢贸商则选择性违约或是全部违约,而有部分因为涉及金额太大自知无力回天的则选择了跑路或是自杀。。。。。

责任编辑: 辛荷


本文标签:,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WordPress https://3ttttt.wordpress.com/2016/05/25/%e4%b8%ad%e5%9b%bd%e9%92%a2%e8%b4%b8%e8%a1%8c%e4%b8%9a%e6%b4%97%e7%89%8c%ef%bc%9a%e8%87%aa%e6%9d%80%e3%80%81%e5%85%a5%e7%8b%b1%e5%92%8c%e7%99%be%e4%ba%bf%e5%9d%8f%e8%b4%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