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9日星期二

大陆农村空心化加剧带来一系列严峻挑战 图

每到年关,随着打工族返乡过年,大陆“北上广”等多个大城市普遍出现“空城”现象。相比之下,大量农民工进城打工造成的农村空心化则更为严重,带来一系列严峻挑战。(网络图片)

每到年关,随着打工族返乡过年,大陆“北上广”等多个大城市普遍出现“空城”现象,这给城市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相比之下,大量农民工进城打工造成的农村空心化则更为严重,带来一系列严峻挑战。

对比“过年空城” 乡村凋敝更堪忧

随着大量城市务工人员陆续返乡过年,北京、、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部分街道和景区开始人烟稀少,多个城市普遍出现“空城”现象。纷纷晒出当地空荡的步行街、鲜见车辆的马路,以及大门紧闭的商店、饭馆的图片。民众感叹,城市平时人满是患,现在人少瘫痪。

据大陆官媒此前报导,2016年新年返乡潮期间,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1亿人次,同比增长了3.6%。

2月9日,陆媒报导称,对城市居民来说,“空城”带来的不便既是可以克服的,而且只需要克服一周或十天半月,生活远不至于因此而“瘫痪”。而农村空心化趋势突出,乡村凋敝比节日空城更堪忧。

“以前到处种满了庄家和蔬菜,现在到处都是荒地野草;尤其私搭乱建成风,使得水溏填成宅基地,农田变成空房。一些村民搬走后,房屋倒塌,一片颓废”。

据官方统计,大陆目前约有1.3亿人口留守农村,其中包括5,000万儿童、4,000万老人和4,700万妇女。2.5亿农村劳动力进城打工正令中国农村空心化,中国农村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老龄化、空心化问题

农村空心化带来一系列严峻挑战

2015年6月,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范东君撰文称,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不仅形成农村人口的空心化,而且还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农业产业人才流失、留守群体社会救助缺失、农村整体布局严重破坏以及乡村文化发展后继乏人等;给农村社会治理带来了严峻挑战。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刘彦随研究员领衔的农村空心化问题课题组调研发现,农村人口外流,农村家庭基本以老人、妇女和儿童为主体,造成三大留守群体,改变了农村家庭的存在方式。农村还出现了大量全家搬迁的现象,这是造成耕地抛荒和农村住宅荒废的主要原因。

据中共国土资源部资料显示,中国农村每年撂荒的耕地有三千万亩。

早在2012年,有媒体为南方的水稻种植算了一笔账,在一个季度内,每亩水稻亏损八十多元人民币。中国农村种粮不赚钱早已如此,在广东农村,农民只有种植水果和从事养殖业才能维生。种粮无法谋生导致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流,“谁来种地”早已成现实问题。如何为农民尤其是1.3亿留守人口提供粮食,也即粮食危机,正日益成为中国社会的一颗“定时炸弹”。

非正常伤害案例频发

大陆农村养老和留守儿童照顾难题日益凸显,许多农村都不同程度出现“老无所依”与“幼无所靠”。

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来说,长期缺乏与父母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身心健康、学习学业,社会不正确导向等诸多问题,抑郁、焦虑、偏执、敏感、人际关系紧张等心理问题更为严重。留守儿童舆情事件逐年增多。

据中共教育部统计,2006~2015年10年间,关于留守儿童的舆情事件共计239起,主要包括留守儿童自杀、犯罪、非正常伤害与意外死亡等四种类型。其中留守儿童遭受性侵害舆情事件62起,遭受他人蓄意伤害及杀戮21起。

舆情事件显示,留守儿童遭受性侵的对象多以女童为主,实施性侵的人员多为家中亲戚、附近邻里或教师,而遭受他人蓄意伤害的事件则多以校园霸凌为主。

从发生年份来看,2010年后,中国社会进入留守儿童舆情事件的高发期,仅2010~2015年间就出现了206起,占统计总量的86.19%,其中2015年为43起,达到顶峰。

学者质疑:中共制度偏离了世界普遍经验和规律

2月7日,曾担任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谘询专家的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在财新网发表博客文章《乡愁四问》。文章质问,农村人口在不减少的情况下,农民有没有可能致富?农村留守的人们,有多少是因为现在的制度而形成的(包括户籍、土地)留守?

文章还表示,发达国家都曾经在历史上经历过城市化率从10%上升到80%的过程,为什么“空心村”在中国成了问题?是因为空心本身,还是其他问题没解决?

文章最后质疑,如果对于一个问题,在中国提供的答案和在发达国家历史上走过的历程不一样,我们可能还需要再追加一个问题:我们所看到的“中国特色”,到底真的是特色,还是中国目前的制度偏离了世界普遍经验和规律?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标签:,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