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热点透视】拆除住宅围墙的原因和背后较量图

作者:方林达

据2月21日中国大陆官方媒体报导,《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印发,其中一条“中国原则上将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和热议。

《意见》第16条称: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

官方的理由

拆除城市中小区围墙,与中国城市居民的生活密切相关。文件发布后,人们直接会想到诸多问题,比如没有围墙,物业怎么管理?陌生人随意进出怎么办?住宅区内的公共空间属于全体业主,其私利怎么保障等等。

大陆官方对此作出了回应和解读。比如,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院发展合作部主任李德芬认为:打破封闭小区的根本目的是为打破大地块、大路网格局,形成有利于服务业发展、有利于人们出行的城市发展形态;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的解读是:封闭小区是农耕文明的理念,一个个楼盘都是一个个小的独立王国,彼此不共联,公共服务设施不共享。但是现在的城市应该是开放的,以公共活动、公共空间作为特征。

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在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或地区,纽约、东京等,住宅楼都是直接朝着大街或小巷,保安坐在大堂里;居民区都是没有围墙的街区制;有围墙的,通常是极少数超级豪宅。因此,拆除住宅围墙,是中国与现代世界和国际接轨的举措。

质疑的声音

拆除城市住宅的通告一发出,就受到外界和民众的质疑。

民众对中共当局的长期以来以行政规定取代法律十分不满,这次也不例外。民众质疑,强行拆除小区围墙,将道路充公,是否违背现行《物权法》和《合同法》。因此,有人称:单位大院该打开,因为单位大院的产权属于单位,而非业主。但住宅小区应否开放,决定权在于全体业主,而不是政府。按照物权法的规定,小区内部的产权归全体业主所有,其物业管理方式,由业主大会决定,政府无权干预。鉴于目前的社会治安的状况,封闭比开放好。

此外,民众对拆除围墙后的安全问题顾虑重重。有人反馈:我住所地的片警一直都希望每家装防盗窗,一楼住户尽量封楼梯间,这些举措对于降低发案率立竿见影。如果将来小区真强迫变成街区,治安压力相信一定会上升。如此,这至少是警队不愿意看到的效果,对业主没好处,对物业公司更是大利空。

封闭社区由来

中国从城市到乡村,从政府机关到各种学校,大都有围墙。这样的现象,有其历史和因素原因,可以上溯到明清之际的“闭关锁国”,这里不做探讨。同时,中共自从建政之后,就开始用中共的各级党组织,对中国社会和中国民众进行控制。

但是,在中国城市大搞封闭式社区,进入对全民全方位监控,却是这十几年的事情,也就是集团控制中国社会的时期。江泽民掌权时期,在中国城市大搞封闭式社区,对全民实行化监控。江时代几乎所有的民众,包括各级中共官员,其实都被当作囚犯对待和管控。

比如,著名的北京“朝阳区群众”,就是当局对城市社区全民监控的典型组织。有网友将“朝阳区群众”以及美国中情局、前苏联克格勃、英国军情六处、以色列摩萨德并称为为“世界五大情报机构”。大到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的明星涉毒案件,小到路边猜瓜子诈骗的治安警情,都会被“朝阳群众”及时发现和举报

封闭社区只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全民全方位监控的一部份内容,其它手段还有如下的大工程。

“金盾工程”

“金盾工程”,也叫“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秘密建立的一个庞大的网路监控项目。该工程包括一个综合的、多层的、包括网络各个环节的封锁和监视系统,涉及技术(电信与网络服务提供商)、行政、公安、国安、宣传等很多部门的系统工程,关键是一个网络封锁与监视系统,可以用来看、听、及“思维”。总体工程规划五年内完成,分两期建设。

据官媒报导,2003年9月启动“金盾工程”以来,中共公安部门已经把中国大陆96%的人口资讯输入到其资料库中。三年后,一期工程已经完成了全国公安一、二、三级主干网和接入网。这个网络已经覆盖了各级公安机关。参与工程建设的有中国清华大学和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的高科技公司。其中,美国的思科公司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硬件设备,该公司也因此受到美国国会一些议员以及舆论的批评。

中共江泽民集团1999年7月20日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功,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镇压政策不得人心,甚至受到中共体制内高官的抵制。镇压的同时,中共宣传机构开足马力对法轮功进行全方位抹黑与诽谤,同时阻止法轮功真相的传播。据《真实的江泽民》一书披露,镇压法轮功不成功令江泽民恼羞成怒,更使他不得不改变策略,疯狂的镇压不可能永远高调的进行。在迫害开始后,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封锁不断加大力度,他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资就是八亿美元,为的就是不让大陆网民得到任何有关民主、人权、自由,特别是法轮功的海外资讯。

“大情报”工程

2006年,中共公安部对“金盾工程”验收,继而转为规模更大的“大情报”工程。

中共情报收集的绝密工程,即代号为“大情报”的绝密工程,从2004年开始实施,由周永康主导的中共公安部实施,可监控13亿国民,其监控手段和方式内容令人震惊。

据称,“大情报”系统建成后,能够在12分钟内将全国13亿人查一遍,在4分钟内将全国在逃人员查一遍,在3分半钟内将全国驾驶员全部查一遍;这个建立在所有主干警种之上的平台,将人口、监听、外事信息融入,还包括消费、低保、房产、财产信息。中共公安部对七类重点人员进行分类搜索不超过2分钟,把所有信息汇集一遍不会超过40秒,甚至可以对所谓重点人口GPS定位。

薄熙来、王立军倒台后,大陆《财经》杂志曾报导,薄王掌控重庆时,耗资200多亿元人民币,建设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监控系统,该系统有50万个摄像头,遍布全市各区、各单位机构、街道居委会、生活小区等,声称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

同时,王立军还亲自出马聘请全国顶尖专家技术团队,研发一套用于监控和互联网的安全系统,号称可以跟踪监视全市乃至全国的手机互联网信息。王立军曾为到访高官当面展示这套监控系统:输入监控目标的名字或手机号码,目标对象的个人信息、有关情况乃至当时所在方位,行踪等,一览无余。

中共“大情报”工程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监控内容广泛,监控不择手段,而且不告知国民,肆意秘密进行。迄今为止,公安部门主导的这个庞大的监控工程,涉及公民私隐,但没有任何法律授权,只是公安部认为“业务需要”而定,用的是公帑和纳税人的钱,全国几百个大中城市,每个城市都是数以亿计投资。

二、监控、收集、使用不受约束。中共的“大情报”对公民监控,却不需任何手续,甚至坐在监控中心,也可把公民生活资讯随意查看。

三、利用监控的内容迫害公民。此前有人被捕,公安出示已经删除的skype聊天内容做“证据”等。

拆除住宅围墙的真实原因

中国城市小区住宅围墙将要拆除的真实原因,与现在的政治和社会背景密切相关。

上任后,用清除腐败的方式打击江泽民集团。双方之间的博弈和矛盾不断升级激化,已经造成了中共内部的巨大分裂。江泽民在位期间,因为迫害法轮功所造成的恶果,已经在中国社会全方位发酵,中国社会在道德、经济、法制等方面不断恶化,如果不作出根本的改变,中国社会危机的爆发不可避免。

因此,江泽民主政时期的政策正在不断地被否定。同时,中共对中国社会和民众的监控,特别是江泽民时期做大的严密监控体制,也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拆除住宅围墙,就是中共政权这种力不从心状态的表现。

从根本上讲,中共内部的分裂造成中共整体正在走向灭亡。这一点,也越来越多地体现在中国社会表面,中共政权正在逐渐失去对中国社会和中国民众的控制,中国民众也逐渐在思想上和行动上抛弃中共的束缚和管控。中国正在走向一个没有共产党的社会,这也是天意使然。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莆山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