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星期日

周小川终出声 人民币国际化是渐进过程

中国新年假期结束前,央行行长出面接受《财新周刊》专访探讨人民币汇率和汇改等问题。这是周小川自去年9月份以来首次公开解释人民币政策。

进入2016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但一直未见周小川露面。国际金融界呼吁中共央行要多与市场沟通。有海外分析认为,周小川的沉默可能是一种中共决策体系矛盾的反映,也可能反映了中共政策制定过程出现了变化。

时隔半年,周小川在专访中对人民币汇率、汇改、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做了正面回应。

周小川在采访中提到确实有投机力量,境外市场唱空人民币会影响市场情绪,而跨境流动的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和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都受到管理。周小川特别提到在资本管制方面,会突出“打击非法行为”。

周小川多次提到灵活汇率。在谈到汇改时,他说:“依靠市场力量决定价格,实现更有灵活性的汇率。”“不让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灵活汇率会更有利于应对过度的投机行为。

今年1月末金融大亨索罗斯看空人民币,数家对冲基金表示做空人民币,新华社发表英文评论加以回应。时事评论员石久天针对新华社评论分析表示,评论中说恶意做空会面临法律后果,这很可能也是针对国内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当局可能通过收窄离岸在岸人民币价差来尽快解决内部、经济上的问题。

去年6月份大陆股市暴跌,8月11日央行连续下调人民币中间价两千多点。当时FT中文网报导,是周小川说服高层认同人民币贬值,在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的形势下提振经济。去年夏季股灾被当局称为“经济政变”,知情人透露是人马在背后恶意做空股市。有海外评论认为,当局在股灾后主动使人民币贬值,稳定经济,缓和经济下滑,以遏制江派搅局。

打击投机为先 人民币国际化渐行

在采访中,关于“央行最近抽紧了离岸市场的人民币供给,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较大,怎么在两者之间求平衡?”这一问题,周小川回答“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本身会是波浪型前进的”。

周小川说:“我们当然希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顺利前行,但经济运行中不可能什么好事都占。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本身会是波浪型前进的,如果观察到投机成为外汇市场中的主要矛盾,就重点应对投机,等市场逐渐回到相对稳定状态,人民币国际化还会继续前进。”

中国新年前当局采取的货币政策被视为防止新年期间投机者做空人民币,包括休市前两个交易日分别上调人民币兑中间价102个基点和105个基点,创两个月来最大单日升幅,离岸在岸价差收窄至61点左右,以及提高了人民币期货保证金。

新年休假期间,截止到2月11日,离岸人民币连续上涨,涨幅超过500点,超过2015年12月23日以来盘中高位。

但是12日离岸人民币又出现下跌,跌幅一度达0.11%,报6.5370,为2月2日最大跌幅。所以,新年休假结束后开市的人民币走向备受关注。

今年1月份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了1.3%,当时中共央行也推出若干措施,包括卖出美元买入离岸人民币、征收离岸人民币在境内存款准备金、控制大陆个人和企业向境外流出人民币等。

1月12日,离岸人民币汇率大涨近1000点,离岸在岸人民币价差收窄。但是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出现银行间流动性不足,香港离岸人民币隔夜拆借利率飙升至66.81%,11日该利率从之前的4.01%飙升至13.40%。

针对这些措施是否影响人民币国际化,业界有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收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会损害离岸人民币的可投资性,另一种观点认为收窄离岸在岸人民币价差对人民币也有益,同时是在打击人民币空头、抑制针对人民币的投机行为。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毅

本文标签:,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