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中国千万〝黑户〞难转白 二孩政策仍留后遗症

自从北京当局宣布实行〝二孩政策〞后,〝黑户〞难转白的后遗症仍难解决。尽管也颁布了新规,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但中国约有1300万没有户口的人,仍难以摆脱〝黑户〞身份。陆媒分析其中的原因,认为社会抚养费制度是〝黑户〞转白的最大障碍。

《财经》杂志2月22日报导称,1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维护每个公民登记户口的合法权益。

报导举例,新政策的出台给北京平谷区东高村村民王文忠带来了希望。王文忠曾结过一次婚并育有两个儿子,离婚后孩子的抚养权都判给了父亲。他的现任妻子是山东籍为初婚初育,两人育有一子小琪(化名)年近5岁,因为东高派出所拒绝小琪办理户口登记,王文忠状告对方行政不作为。

在一审判决中,法院认为王文忠为儿子办户口时没提供《生育服务证》,且小琪是违反北京计生规定生育的第3个子女,东高村派出所拒绝为其办理入户并无不当。王文忠随后上诉。

1月2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各地不会再有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上不了户口的问题,有一例反映上来,我们就会认真地严查、严处。〞

当天,王文忠致电北京12345市长热线,询问儿子落户问题如何解决。得到的答覆却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老人〞仍按北京计生条例第41条执行。

第41条规定,夫妻一方只要有一方为外地户口,违反规定生育的,夫妻本人及其子女的户口不予批准进京。

近日,王文忠收到了北京市三中院的二审开庭通知,3月1日,二审将开庭。

王文忠的代理燕文薪认为,东高村派出所混淆了公安部门及计生部门的职责范畴,未履行公安部门为儿童落户的职责。因此,东高村派出所将户籍登记与计生捆绑的行为涉嫌违法。

王文忠说,他曾向平谷区计生委主动要求缴纳社会抚养费,但区计生委拒收,并要求去女方户籍地缴纳和落户。

北京10位无户籍儿童的父母旁听了王文忠状告东高村派出所一案的审理,他们希望北京尽早落实公安部、国家卫计委的规定,不要将儿童入户与计划生育捆绑。

中国1300万〝黑户〞的由来

根据中共官方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约有1300万人像王文忠之子小琪一样没有户口,俗称〝黑户〞的人,占中国总人口的1%。

2014年,中共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万海远等人的调研显示,造成〝黑户〞的原因:包括弃婴、未婚生育、相关证件丢失、户籍办理程序繁琐或基层部门不作为等,其中超生〝黑户〞人员占60%。

因为没有户口,这些人失去了社会保障及种种普通公民应有的就业、受教育等方面的基本权利。同时,随着中共〝实名制〞日益广泛,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

此外,〝黑户〞的普遍存在还导致诸多不良影响。万海远表示,在调研中发现,〝黑户〞人群自卑心重、缺乏安全感、游离于正常社会之外,从而也制约了人口流动、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加剧了社会不公平。

为了强化对人民的管制,中共在1958年开始实施户籍制度,其条例要求婴儿出生后一个月以内,由其亲属申报出生登记。

中共实行计划生育后,各地负责计划生育的管理部门,又将〝超生罚款〞与〝新生儿入户〞捆绑在一起,超生而未缴纳罚款,就不能办理户口。从而人为地制造出大量的〝黑户〞。

数十年来,中共的户籍制度与计生制度一直遭受舆论强烈谴责,在巨大的民意压力下,近几年安徽、福建、江西、山东等省陆续在各部门文件中取消了户籍与计生捆绑的政策。

但据一项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国仍有20个省份有明确的规定,上户口必须出示相关计生证明,其中北京、上海、辽宁、四川、河南、湖北等省市在户籍办理制度上明确规定,将计生与户籍挂钩。

〝黑户〞转白的最大障碍

是什么原因造成新政策出台却迟迟无法落实下去呢?《财经》报导称,从各地的案例来看,社会抚养费制度是〝黑户〞转白的最大障碍。

去年10月30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宣布〝全面两孩〞政策,但现行的社会抚养费制度却未受撼动。

五中全会公报公布的第二天,省卫计委副主任詹鸣就表示〝不罚抢生〞,符合湖南省现行生育政策的夫妇已经怀孕第二个子女的,可以生育,不要求落实补救措施。

两天后,国家卫计委指导司负责人称,〝全面两孩〞政策要在修订的人口计生法实施后生效,各地各部门不得自行其是。11月3日,湖南省卫计委叫停了〝不罚抢生二孩〞的决定。

大陆律师吴有水说:湖南省提前表态被叫停后,如今地方也大多不表态,〝所以很多地方政策放开了,‘黑户’也不敢去上户口,因为政策没明确是否要追缴抚养费。〞

近日,中共国家卫计委官员更是公开表示,对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的公民,仍然需要征收社会抚养费。

报导称,对正在落实中的《意见》,即使在计生系统内部也存有疑问。一位卫计委人士质疑:不交社会抚养费,能不能给〝黑户〞上户口?如果可以上,对那些已经交了二三十万元才上了户口的,怎么解决公平性问题?农村未来超生的能不能直接落户?

对于基层计生系统而言,以往将社会抚养费与落户挂钩可以保证征缴,如果一旦脱钩,如何征缴成了难题。

吴有水认为:要改变现状,需要取消社会抚养费、取消一票否决制。

早在2013年9月,中国14名女律师向国家审计署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审计情况;当年年底吴有水等10多名大陆各地律师,还曾联名向中共国务院致信,建议尽快废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中国青年报》的报导直接批评,社会抚养费到今天为止还是一笔糊涂账。

原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杨支柱曾估算,中国31个省每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数额高达279亿元。

责任编辑:赵云

来源: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