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知音杂志前董事长和纪委人员饭局后被带走

日前,湖北《知音》传媒集团前董事长胡勋璧被“双规”。之后,陆媒披露细节称,胡勋璧在与省纪委人员后被带走。而胡勋璧曾涉掩盖宋祖英淫乱丑闻的事也再为外界关注。
胡勋璧与省纪委人员饭局后被带走

据大陆《新京报》2月27日报导,2月25日,湖北知音集团在内部向中高层通报称,原董事长胡勋璧因涉违纪问题,已被湖北省纪委调查,并被“双规”。

一位接近知音集团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胡勋璧是在23日与省纪委的人饭局后被带走“交代情况”的。当日早上,两、三名湖北省纪委的工作人员来到知音集团,称要反馈检查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中午,纪委的工作人员留在“知音”吃饭,胡勋璧,胡勋璧的老搭档、知音前董事长雷一大,现任知音董事长刘学明等人都在饭局上。

这次饭局的气氛还算融洽,胡勋璧甚至吃饭时开玩笑说,这几年一直有人在告他。

饭局结束后,纪委的工作人员对胡勋璧说,还有几个关于“知音”的小问题需要跟他对接一下,想请他到省纪委的办公室去一下,“那里更方便一些”。胡勋璧当时还邀请纪委的工作人员坐他的车。

24日下午,湖北省纪委函告知音集团,胡勋璧因违纪已被“双规”。
胡勋璧被查似乎早有迹象

报导称,胡勋璧被查似乎早有迹象。过年前,有关部门突然空降来自湖北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刘学明、宋以超出任知音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据悉,在两人的任命仪式上,主管部门讲述“知音”的发展历史,但只字未提胡勋璧。

2014年8月,因涉“裸官”问题,胡勋璧被免去知音集团的董事长职务。据悉,胡勋璧的妻女长期生活在加拿大,且已取得了加拿大国籍。

胡勋璧被免职至2016年2月被查,仍一直在“知音”上班,任编辑委员会主任委员,主要分管《知音漫客》。

前不久,《知音漫客》传出被查账的消息。

1985年,胡勋璧创办了知音杂志。1985年至2016年,胡勋璧管理知音集团31年。

胡勋璧管理期间,曾被指称“任人唯亲”。据悉,知音集团多个部门的领导均由胡勋璧的亲戚、老乡、司机等担任。

胡勋璧还被指曾在集团内办公室四处安装摄像头,并对员工的QQ、邮箱进行监控。

胡勋璧被查引发外界普遍关注,或还与其曾涉掩盖江泽民、宋祖英淫乱丑闻有关。事件由张俊以和赵安之间的私人恩怨引发。
张俊以和赵安的私人恩怨是事件的导火线

当年,被称为大陆音乐人的张俊以曾和前中共央视文艺部主任赵安是“铁杆兄弟”,靠着贿赂赵安及央视的背景,张俊以大大提高了知名度。经过两年多的“合作”,张、赵之间因利益关系产生矛盾,最后闹翻。

据香港出版的《“母老虎”宋祖英》一书披露,赵安是曾庆红胞弟曾庆淮的铁杆马仔。曾庆淮在中共部管文艺演出时,大肆玩弄文艺界女明星,而赵安就经常为他选美女。

该书说,谁要想当女主角,“曾总策划必须先过头一遍手”。当年,宋祖英能连续18年登上“春晚”,与其和曾庆淮的“特殊关系”分不开。后来曾庆淮又把宋送给了曾庆红。

据此前媒体报导,1990年,宋祖英第一次登上“春晚”演唱一首《小背篓》后,被江泽民看中。

有央视人透露,2001年,有一次大家合伙把宋祖英灌醉了,想从她嘴里掏出点其与江的秘密,宋一直不醉,但却很兴奋,把自己和江泽民的事都说出来了??

此后,详知此情的赵安在与张俊以的一次喝酒聊天时,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宋、江的私情细节,被张俊以记录下来。

俩人闹翻后,张俊以写了三百多封匿名举报信,举报赵安散布江、宋丑闻。
胡勋璧涉掩盖江、宋丑闻

据说,当年,为了不让赵安翻身,张俊以先后两次给中共高官逐个寄发举报信。但张俊以把自己的丑闻也暴露出来,并把胡勋璧牵涉进去了。

事情的起因是中共九三学社宣传部部长戴红曾向《知音》杂志投稿,内容是该社社员张俊以助学救济并培养孤儿安兴龙的“爱心”故事。

2002年5月下旬,《知音》杂志的记者庄晓斌到北京核实这篇《孤儿之父——张俊以》的真实性,并找到了正在北师大就读的安兴龙。没想到,安兴龙劈头就说:“这根本就不是事实!我不是孤儿,我有父亲,我现在就生活在沧州。”

庄晓斌因此专门对安兴龙做了长达5个小时的采访,并做了采访录音。最后,庄撰写的《渗水的爱心,天才学子在乐坛大腕的策划下呻吟》一文刊出,引起轩然大波??

2002年8月19日上午,安兴龙在3名中共新华社记者陪同下,在知音大厦门前激愤地控诉庄晓斌“诋毁”张俊以,要庄晓斌和《知音》杂志登文道歉,并以要喝农药相逼。

据《“母老虎”宋祖英》一书披露,在知音大厦对面宾馆某窗口处,张俊以正注视着由他精心导演的这一幕。而在胡勋璧的办公室,一名湖北省委宣传部张等待胡处理此事,据说其当天清晨接到中宣部某副部长打来的长途电话……

这之前,庄晓斌收到安兴龙回复的短信称:“您这次可是捅了个马蜂窝了,我扛不住了。”

最后,庄晓斌被迫拿出近四个小时的两盘采访录音磁带,只挑紧要的几十分钟采访录音播放给张副部长和胡勋璧听。

该书披露,这段录音里提到了一个很敏感的名字宋祖英,而这个名字的出现及和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内容,令张副部长和胡勋璧震惊。最后,胡要求庄把这两盘磁带交给他保管。但庄只答应复制两盘给胡。

随后,庄晓斌持续接到名为新华社记者张锦华打来的警告和威胁电话,要他公开承认撰写了假新闻,向张俊以公开道歉,并要购买这两盘磁带,被庄晓斌拒绝。

胡勋璧让庄晓斌即刻把那篇《孤儿之父——张俊以》的文章,署名庄晓斌在《知音》上发表,并让他把两盘录音磁带立即上缴《知音》法务部封存,而庄晓斌此前撰写的那篇文章再不准传播。

庄晓斌的两盘录音磁带被逼交给了胡勋璧。最后,那篇文章以标题“张俊以——一盏点燃孤儿心房的明灯”在《知音》登载,作者署名为张锦华。

而江泽民、宋祖英的丑闻传出后,江泽民又惊又怒。最后,赵安被判刑10年,张俊以被判刑6年。讽刺的是,赵安的罪行是“接受了张俊以的61万元(人民币)”,张俊以的罪行是向赵安行贿罪和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罪。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蔡致信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