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江泽民卖官 开出价位超过大军区司令

官场的贪腐已举世皆知。除了共产极权制度的因素之外,掌权后使官场的贪腐和淫乱走向极至。江泽民更是带头卖官,以三千万元起步。以致上行下效,整个官场乌烟瘴气,猖獗。

江泽民卖官 三千万起步

海外出版的《终极虎穴 江家帮》一书透露,江泽民卖官三千万元起步。

江泽民卖官早在邓小平死后,就成了中共官场秘而不宣的事实。而中共各级官员有样学样,跟随江泽民大肆买官卖官。官方通报被查处的党政军界官员,多涉“买官卖官”、“权色交易”、“与他人通奸”等,其中对周永康的通报即为典型一例。

2015年两会在京举行之际,三名军方将领接受港媒专访谈军队反腐,大爆前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架空时任军委主席胡锦涛,疯狂卖官内幕,其中大军区司令要两千万(人民币.下同),指徐郭两人“你用一个(指针),我用一个”大肆卖官,“几千万几千万地贪污”;军中官阶从排级到师级都有行情、有价码。

三名受访将领分别是罗援少将、军科院研究员姜春良少将和军科院军建部前副部长杨春长少将。

杨春长直言,“他们架空时任军委负责人,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他们你用一个(指针),我用一个(卖官)。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了”。

江泽民其子江绵恒称号:“中国第一贪”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列举的数据显示,自1990年以来,中共官员贪污腐败,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约在9,875万亿到12,570万亿之间。这其中,江泽民首当其冲。

2003年海外就有报导说,江泽民在银行有3.5亿美金的秘密账号;江还在印度尼西亚的答里岛有一栋豪宅。

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2005年因贪污罪被判死缓。香港杂志曾披露,国际结算银行2002年12月发现一笔20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无人认领。之后刘金宝在狱中爆料,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刘金宝还曾担任中国银行分行行长。而这些仅是江泽民及其家族贪腐的一小部份。

在中国大陆,江泽民被民众封为“腐败总教练”,而其子江绵恒得到了“中国第一贪”的称号。

官场买官卖官猖獗 价格随行就市

2015年10月前后,大陆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褚发表题为“中国官场买官卖官价格指南”的博文。文章通过多起官方通报的案例,呈现中国贪官们买官卖官的市场行情。

文中举例说,山西有村官花768万贿选村主任,此案成为中国“买官案”中所买职务最低、价格最高的一例;买官价格一路攀升,同级别岗位 “官价”10年翻几番;军队买官单笔超千万,徐才厚、郭伯雄更是疯狂卖官敛财。

文章称,除去年代不同、人民币贬值等因素,在大多数贿赂案中,花多少钱买多大官一般是成正比的,送钱太少致买官失败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2015年8月24日,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在广东“领导干部党纪政纪法纪教育”培训班上,举了一个类似的买官卖官例子。

黄先耀说,一位县委书记给一位领导干部送两万块钱,提出想当一个副市长。该领导干部在落马后的材料中写道,他当时想:“两万块钱就想搞个副市长,开什么玩笑!”

在湖南衡阳,一名送出60余万元的农村基层代表候选人,得知其落选省人大代表后当场晕倒。

在中队,行贿买官的价格甚至出现单笔超千万的案例。2015年3月,中共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原副部长杨春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选人用人其中一个标准就是认钱多少。杨举例说,“一个大军区司令,一个人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用一千万的。”

大陆网易的调查新闻栏目“路标”曾报导,在军队高级军官的人事安排上,时任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是直接拍板者,“获益匪浅”。军队知情人士透露,郭、徐任军委副主席时期,高级军官想升迁或挪位要给二人送钱基本是公开的秘密。

大陆《新京报》公众微信号“政事儿”2015年8月27日的报导,列举了落马贪官的卖官记录。“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中共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内蒙古自治区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徐才厚、谷俊山,以及安阳原市委书记张笑东等厅局级官员,都被曝出类似买官卖官“明码标价”记录。

大陆网民称,官员贪腐在中国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买官卖官被暴露出来的仅为冰山一角;官价也跟物价攀比,随行就市;这究竟是个什么团伙?

也有评论指,一切腐败的根源都来自江泽民。

时事评论员金言表示,祸国殃民的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才是8700万中共党徒中最大、最坏、最腐败的分母,也是所有腐败分子的总根源和总后台。江贼不擒,民心难聚;共匪不除,国无宁日!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晓清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