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星期三

温家宝签名曾在胡锦涛之前 习近平改武警架构

2016年中共武警部队将进行影响最大的改革,首要问题是强化军委集权,改变过去被分权的格局。过去十多年江派强力介入武警部队,将武警部队变成对抗胡温中央及镇压民众的武装力量。“”之后,武警改革已悄然启动,改变了过去涉及武警文件法律签发时国务院总理位列中央军委主席之前的规定。

2016年武警部队改革

2016年初,大陆官媒披露军队改革的三大步骤,今年将改革武警部队。港媒东网评论员认为,武警改革,将是牵涉面最广、对党政军权力运行影响最大的一项改革。

具体来说,武警改革牵动最大首要问题,就是加强集中统一领导。中央军委是中共的最高军事统帅部和领导机构,负责对军队、武警部队等一切武装力量的领导。但是,与军委百分百领导指挥军队相比,武警在指挥领导体制是“一统二分”,即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各地公安机关分级管理、指挥,但以“两分”为主。这就造成政府公安系统对武警事务有较大的话事权。

因此,公安部部长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各省武警总队也由省公安厅长兼任第一政委、第一书记。在实际上造成了武警部队的分权。在周永康当权时期,其曾任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强力介入武警,并将武警司令员首次纳入中央政法委委员行列。这种体制,容易形成另一个强力重心。

“十八大”之后,武警改革已经悄然启动。最突出的表现有两点。其一,以往在名义上,对武警的领导由国务院、中央军委共同实施,且国务院列在前。因此,在以往涉及武警的文件法律签发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列名军委主席胡锦涛之前,并不因为二人党内地位而改变。“十八大”之后,一改往昔做法,军委主席列名总理之前。

今次军改在部署武警改革时,首要一条就强调,要强化军委统一领导,可以预料,实行多年的“一统二分”体制将改变。

江泽民周永康将武警部队变成“江家军”

实际上,江泽民刚上台的时期,由于被“杨家将”掌控军权,江不得不转而倚重武警,并为此花费了巨大精力和金钱。武警在此时期得到迅速发展,一度被海内外呼为“江家军”。

长期以来,中共武警部队受中央军委与中共政府的双重领导。这种双重体制下,地方上的武警力量,通常受政法委系统及下属的公安系统来直接指挥领导,参与到各地的“维稳”中去,中央军委只负责武警的征招和建制管理等,并不直接指挥地方上的武警部队。

大陆官方侵权事件越来越多,民众抗暴维权的群体事件也随着暴增。在2000年后,尤其是周永康接管政法委之后,各地群体性事件不断。

2006年,中国武装连级(中队)以下携械行动批准权力,下放给省级政法委。(团级(支队)行动则由中央政法委批准,团级以上行动仍需中央军委批准),导致各地动用武警镇压民众抗议的次数剧增。

过去十多年来,江泽民耗费巨资建武警部队,将武警部队发展称“第二权力中央”的武装力量,藉“维稳”的名义,政法委和下属的公安系统可以调动地方上的武警力量参与对民众的镇压,并不受法律限制,中共军委难以插手。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事件爆发后,江派薄熙来、周永康企图政变的阴谋被曝光。而周、薄政变所倚重的重要武装力量就是武警部队。

习近平掌权后,武警成为最大的一个威胁。有消息说,前总后政委刘源劝习近平迅速收回武警指挥权。他甚至对习近平直言:“两会前不管(武警问题),政变或难避免!”

“十八大”前夕,武警就被开始收权。在中共军方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和变动的同时,多省武警总队主官出现大规模调换,、浙江、广西、山西、山东、黑龙江、上海等九个省份陆续调整了武警总队将领。中共将各省武警部队按军队建制改总队长为司令员,强化了武警的军队色彩。

2013年1月29日,习近平到武警视察,陪同习近平视察的还有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中共政法书记孟建柱,北京市长郭金龙。

习近平讲话提出武警部队依然以国内“维稳”为重点,强调中共中央政府对武警部队的控制权,并要求“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确保部队召之即来”。

习近平就武警的指挥管束权做了新的暗示,向武警全员释放出收归军委领导的信号,强化了他对武警部队的控制权。

习近平此次强调武警部队要“绝对忠诚”,意在收缴江派政法委的兵权。这是继习近平此前强调要全面贯彻“实现宪法”,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后,整肃政法委的又一举措。

2014年底,高层又对武警部队高层进行重大调整,原副总参谋长王宁、军科院政委孙思敬,同时就任武警司令员、政委,接管这支几十万规模的部队。原武警司令员王建平、政委许耀元被调离。在去年的一系列人事调整和军队改革中,武警领导层进一步重新洗牌。武警参谋长、武警部主任均一年更换三人。进一步强化了军委对武警部队的管控。

来源: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毅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