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2日星期五

内部人士侧面证实吴稼祥春晚“佯颂阴损”说法

每年中共央视“春晚”负面评价如嘲,今天更是被大陆民众数落称最难看。有中共内部人士透露,把“春晚”办成这样,估计也不是当局的本意,并称,当局现在很注重传播中国和形象。

今年大年三十“春晚”刚开始演出不久,大陆网路上便开始涌现大量的负面评价,且越晚越多。到大年初一凌晨,数落“春晚”超级难看的贴文,更是在大陆微博、微信快速累积。

对于“春晚”总导演吕逸涛自评猴年“春晚”100分,大陆网民更是骂声不绝。很多网民认为,今年的“春晚”是看过的最差的。

港媒《太阳报》2月12日刊发了前中共中央党校学者邓聿文的。邓聿文表示,最近几年,人们对“春晚”的负面评价愈来愈多,这主要是因为“春晚”愈来愈没看头,没有看头的原因,是它承担了它不该承担的功能:只准歌功颂德,不能讽刺幽默。其实,“春晚”的这个政治功能从它开始创办起就存在。

文章表示,从微信朋友圈的评价来看,几乎一边倒的是恶评,创近几年差评之最。它受到广泛恶评的原因,无非是今年的“春晚”太政治化,被称为“春晚新闻联播”,这样的“春晚”实际上也就已经死了。

文章最后表示,把“春晚”办成这样,估计也不是当局的本意。别的不说,当局现在很注重传播中国文化和形象。

据法广报导,曾经任职中共中央处及中共中央办公厅、现为体制外政治评论人的吴稼祥,2月8日在其晨评天下的文章中形容央视播出猴年“春晚”是一场“最恶心文灾”,反映了中共两种意识形态的博弈,是一个“佯颂阴损”的圈套,让“被颂者往里跳”。

现已被网上删除的文章中写道,猴年“春晚”,是一场“文灾”,堪比去年6月以来的3场股灾。二者的相似之处是:第一、都疑似恐怖袭击;第二、受害人都极为众多,股灾的受害人是股民,文灾的受害人是观众;第三、二者都是有其历史以来创记录的,股灾创了最短时间最深跌幅记录,文灾创了最恶心记录。

吴稼祥说,二者还有个共同之处:都是最高权力交接战争的不同战役。中国与民主选举国家权力交接的方式不同,它们的权力交接就是最高权力交接,它们多个政党奉行的都是同样的意识形态:民主政治与市场经济;我们这儿,一个党反而有两种意识形态:现代性与反现代性。因此,隔代权力交接意味着一场全面战争:1、枪杆子(军队);2、手铐子(反腐);3、钱袋子(财经);4、笔杆子(传媒思想文化);5、脑瓜子(意识形态与智囊)。

吴稼祥的文章最后说,“十八大”以来,1、2两场博弈基本结束,3还在激战,4、5是对方在围魏救赵。这场文灾的典型特征是“佯颂阴损”,用极其拙劣的文革式颂词挖坑,让被颂者往里跳,然后动员全网暴雪式唾沫进行掩埋。这也只有在网络民间传媒与官方垄断传媒严重分裂条件下才能做到。

来源: 责任编辑:李晓清

本文标签:,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