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星期三

《中国头号通缉犯》披露中共真实历史:比想像中更糟

点此看大图片季羡林的《牛棚杂记》和方励之的《中国头号通缉犯》。(NTDTV合成)

继中国大陆著名语言学者季羡林的回忆录《牛棚杂忆》被翻译成英文出版,著名物理学家方励之的回忆录《中国头号通缉犯》,日前也被翻译成英文出版。两本书的内容,因披露出过去40年的真实历史,而受到外界关注。两位学者生前的卓越发现,更被认为对中国民众认识世界有启示作用。

美国《纽约时报》报导,2月23日,方励之1989年〝六四〞之后避难美领馆期间,所着回忆录《中国头号通缉犯》一书,由林培瑞翻译出版。此前的2月14日,季羡林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牛棚杂忆》,由江晨欣翻译成英文出版。

报导介绍,方励之在书中回忆,他的一生经历了毛泽东专权至1989年之前的所有重大起伏转折,不但谈到〝共产主义中的幻觉自大狂〞,而且谈到,〝任何一个懂物理的人都不会转过身去,承认马列主义是一种高于一切的特殊智慧。〞

提及文化大革命后期在安徽南部一座煤矿劳教的经历时,方励之回忆,当时政治上的一个新的转向,导致许多曾经做过红卫兵的人自杀。物理系学生在当地的停尸房门口站岗,任务是赶走那些冲着新鲜尸体而来的野狗。

书中说,正是在以上阴森恐怖的情境下,方励之深深地爱上了物理学。他写道:〝有什么能比得上繁星密布的苍穹的圣洁——还可以洗清在停尸间久久不散的野狗的恶臭?〞报导称,正是这样的证词,加上方励之的国际声誉,让他的书决然无法进入中国。


方励之。(getty images)

时政评论家曹长青曾撰文评论,方励之先生2012年去世,等于是给1987年被邓小平点名开除中共党籍的、曾引发了一阵中国民主运动风潮的三位人物(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命运画上了一个句号。他们的可贵之处,都在于他们身居中共党内高位,却不计个人利益得失,发出知识人的思考的声音,良知的声音。遗憾的是,三人全都在没能亲眼看见民主制度在中国实现的情况下,长眠于美国。

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对方励之的评价是,从1986年到1989年,方励之被公认为两度学潮的精神领袖。方励之及其思想对当代中国的深刻影响,确立了他于中国民主进程中不朽的历史地位。

季羡林的文革经历

报导称,与方励之相似,季羡林的《牛棚杂忆》反映的是中共红卫兵看管下的囚徒的悲惨经历。书名中的〝牛棚〞指的是季羡林等北大高级知识分子,落在红卫兵手中遭受关押的地方,棚屋弱不禁风,地面阴冷潮湿,床铺是茅草做的。

季羡林2009年去世,享年97岁,生前写下了这本书,自称希望藉此打破有关文革的沉默。书中说,〝在饿肚之外增加了劳动和随时会有皮肉之苦。〞关在牛棚的9个月里,季羡林曾被迫去运成筐的煤、去拔过草,在校园附近挖过稻田。

他在书中描述了〝棚友〞如何见到红卫兵不许抬头,任他们训斥骂人。每天上午,红卫兵命令这些牛棚里的人抄录要背诵的毛泽东语录,倘若背错一个字,〝轻则一个耳光。〞

报导说,方励之将文化大描述成一次规模宏大但毫无意义的事件,期间暴行频现;季羡林则认为,暴行本身、野蛮的放纵、虐待及痛苦的施加,都是中共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所在。那些作恶者受到鼓励,越残暴,就越可以声称自己是令人钦佩的〝革命者〞。

报导最后评论说,中共从1949年夺取政权到1989年军队镇压天安门抗议者,40年时间,共产主义革命的残暴性和破坏性,被这两本书通过真实、哀伤的文字呈现,其程度比人们想像的情景更糟。

方励之和季羡林的学术成就

1970年起,方励之率先开展相对论天体物理及宇宙学研究,在50岁已经荣获国际引力基金会一等奖,着有《宇宙的创生》、《相对论天体物理的基本概念》、《从牛顿定律到爱因斯坦相对论》等著作;译作有《引力论》等。

1990年方励之赴美后,于美国亚利桑那物理系任教授,方向为天体物理学与宇宙学,至逝世前仍处于学术活跃状态,每年皆有若干学术论文发表;2010年因宇宙学和早期宇宙的物理学方面的重要工作当选为美国物理学会会士。

陈破空评价说,方励之更为可贵的是,他以一个科学家深邃的目光,穿透专制黑幕,挺身大胆质疑:东方的独裁,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季羡林。(NTDTV合成)

季羡林通晓梵语、巴利语、吐火罗语等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位从事吐火罗语研究的学者之一。他和他的学生钱文忠教授,对东西方宗教研究的最大发现之一是,关于救世主的称谓,东方的〝弥勒〞和西方的〝弥赛亚〞可能是一个神的不同叫法。

【凭藉神的启示,寻找救世主】

来源:新唐人

本文标签:,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真相大聚焦(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