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德国人在青岛待了17年 竟然干了这个…(组图)

德国人在青岛待了17年 竟然干了这个…(组图)

Pocket
德国人一共在中国青岛待了17年,没修别墅,没盖大楼,没搞布满喷泉鲜花和七彩灯光的广场,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先把下水道给修了。没人看得见德国佬做的这些,基本上属于吃力不讨好。可是100年以后,全中国人都看见了:一个从来不淹水的青岛!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顺着青岛栈桥海岸线以东约5咪的地方,可以看到一个呈拱形设计的暗渠,高度约2.5米,宽度约3米,—个成人可以轻松地走入其间。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在中国,最不惧暴雨的城市,不是首都北京,也不是国际大都市上海,而是青岛。早在100多年前,德国人就为这个沿海小渔村,设计了足够使用百年的现代排水系统,其中雨污分流模式,即使到今天,还有很多中国城市未能做到。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曾有人问:“如果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如何分辨它是否发达?”

龙应台说:“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3个小时。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青岛是个充满异域风情建筑群的美丽海滨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中国最不怕淹的城市,不管下多大的雨,积水从不会没过脚脖子”“这得益于上世纪初德国人……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最不惧暴雨的城市
施工标准:青岛原德国租界区的下水道,在高效使用了百余年后,一些接口零件需更换,经查询,当年的公司已不存在,一个德国企业发来电子邮件说:根据德国企业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中方依建议果然找到了小仓库,里面全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依旧光亮如新。一个民族的精神、行为准则和行为规范是由什么决定的?答案……真的值得我们深思!
Measure
Measure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德国之翼”坠机最后几秒实况曝光(图)

“德国之翼”坠机最后几秒实况曝光(图)

http://img.secretchina.com/dat/thumbnails/15/2015/03/31/20150331170150306_small.jpg

“德国之翼”坠机最后几秒实况曝光
【看中国2015年04月01日讯】上星期“德国之翼”编号4U9525班机在法国阿尔卑斯山区坠毁,酿成机上150名乘员全部罹难悲剧。调查人员从机骸中取得失事前最后几秒影片,影片中传出凄惨的尖叫声,乘客当时可能已知自己难逃死劫了。
于3月31日,法国《Paris Match》报导指出,他们和德国《画报》自一位接近调查人员的消息人士取得班机失事前最后几秒钟的影片,该影片的内容和黑盒子“座舱通话记录器”录下的内容相符。
影片中的画面相当混乱,无法辨认声音是由何人所发出的,由旅客乘客的尖叫声,可判断出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有一位旅客曾以多种语言大叫:“我的老天”。在影片也传出超过三次金属撞击声,很可能是正驾驶试图以重物敲开驾驶舱门所发出的。
在影片的最后传出剧烈摇晃的声,声音之大把一切声音都盖过了,接下来是旅客发出更大的尖叫声,最后呈现一片寂静。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周永康徐才厚等11名大老虎被抓时垂死抗拒现场 组图

周永康徐才厚等11名大老虎被抓时垂死抗拒现场 组图

据一些大陆媒体和港媒《动向》、《争鸣》等披露的消息,中纪委抓捕腐败官员的时间和地点飘忽不定,全无套路,常常使他们厄运突从天降,毫无防范。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抓捕,腐败的大老虎们又是如何现场反应的,是早有预料,束手就擒,还是心有不甘,垂死抗拒?
周永康:撞头拼命
2014年12月5日晚20时,中纪委和中组部在周永康被关押的北京卫戍区休养院宣布对其“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及开除党籍的决定”,周永康当时情绪激动,拒绝在逮捕书上签字,并叫嚣称要“抗议”、“申诉”。周被逮捕那一刻,曾发狂般准备冲向检察官撞头拼命,但被特警制服并带上手铐后,周又乞求:“能不能不上手铐,铐的太紧能不能放松些。”周永康被抓前,一直不相信习近平会动他,被捕时感到很突然,被捕后一直态度强硬,一直只说:“让习近平来见我。”
薄熙来:出手打人,大喊大叫
2012年3月14日,薄熙来被宣布停职,立案调查。据《薄熙来事件迷局》一书披露,薄被抓一刻,情绪非常激动,当着习近平的面打了中纪委一位室主任一记耳光,并对习近平大喊大叫,随后被在场的几位执法人员带走。
徐才厚:失魂落魄
2014年3月15日,正在301医院病床上的徐才厚被叫走,某军委领导当面宣布,对徐才厚进行组织调查。当失魂落魄的徐才厚回到医院时,已经进不了301医院西院,而被直接送到东院小南楼。
令计划:手发抖
2014年12月22日下午4点,令计划出席中共政协党组会议。会议进行到5点半许,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突然进入会场,宣读中纪委决定。当双规令宣布的那一刻,令计划拿水杯喝水,手发抖,水杯摔了。被带走时,令计划对参加会议的副主席们说:“两年九个月以来,一直惶惶不可终日,我罪有应得。”
仇和:不说话、只点头
2015年3月15日12时左右,一位和仇和住在同一楼层的云南团全国人大代表准备去餐厅吃饭。推开门后,正巧在走道里碰到仇和,跟他一起的还有几位陌生的男士。这位人大代表还问了一句,仇书记,出去呀。仇书记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点头。
万庆良:走路不太稳,须用人搀扶
2014年6月27日,被通知前往省政府开会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就在广东众多官员的众目睽睽之下被中纪委的人带走。当日宣布双规后,万被多人拥簇从省委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出来,“走路不太稳,一直由两人携扶”。
杨卫泽:欲跳楼
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带走前,正在主持召开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议正在召开中间,省委通知杨卫泽前去省委开会,市里的会议因此休会。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刘铁男:浑身发抖,跪地求饶
2013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被纪委人员从“部长楼”带走。当纪委人员按门铃时,刘铁男还强装镇静说:“有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稍等一下。”纪委人员和随行武警很快撬开了门,刘铁男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面浑身发抖,一面语无伦次地求饶。
马超群:抢撕文书
马超群曾是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他是一名贪污上亿元的“苍蝇”。调查人员出现在他家门口时,马超群的举动让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当时,专案组人员出示法律文书后,马超群一把抢过撕掉,直到被特警用枪托击打方才被制服。
李俊夫:情绪失控,大喊大叫
2014年7月4日晚10时多,原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被纪检人员带走。李俊夫在其寓所门口与这4名纪检男子高声说话,情绪相当激动,惊动了四邻。
谷俊山:随身装桃木妄想逃
2014年4月6日,公方彬大校披露谷俊山案部分细节时称,被免职后,谷俊山仍对“年关一过,立马复职”的算命先生的鬼话深信不疑;被“双规”时,还在裤兜里藏一块小桃木,妄图以“桃”代“逃”,躲过法律惩处。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江泽民重大密令给李岚清掌管的特务组织 不敢落款 图

江泽民重大密令给李岚清掌管的特务组织 不敢落款 图

“610办公室”是个不折不扣的非法组织,其产生和存在都没有法律依据,和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组”一样。“610办公室”的唯一目的就是绕过法律,绕过正常的经费和人员编制审批,调动全国的镇压和宣传机器迫害法轮功。这个非法组织的总头目其实就是江泽民,所有重大密令都是江泽民传达下去的。江怕留下证据,送去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但“610办公室”的人见到此类“白条”就会立刻执行。
江泽民当政十五年(包括后来垂帘听政的两年)经历了很多中国历史上的大事,比如香港和澳门的回归、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及镇压法轮功,前面的事不是运气碰上了,就是利用其他人为己卖命而获,只有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的独家“专利”。
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政治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如果说“六四”后进京,在险恶的政治斗争中,江是一步步站稳脚跟的话,镇压法轮功事件使江泽民立即背上了沉重的巨大包袱,这是企图速战速决的江泽民始料不及的。从江泽民一意孤行启动镇压机器那一刻开始,其命运就紧紧和镇压运动捆绑在一起,其一切决策也都是以此为中心。
恰如手无寸铁的基督徒在强大的罗马帝国长达300年的迫害中仍然屹立不倒一样,超世俗的信仰的力量是无法用世俗的概念去度量的。法轮功几年来和平理性的抗争让死不认错的江泽民骑虎难下。因此,要了解江泽民1999年之后的思想和行为,就必须对这场迫害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1.罗织罪名
从1999年“四‧二五”上访事件后,在全国范围对法轮功的调查摸底、舆论宣传准备、调动公安侦查搜集情报,以及各地党组织的思想准备工作就一直在紧张进行。江泽民把这当作头等大事来抓。
由于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1998年移居美国,江泽民甚至希望通过减少五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引渡李先生回国。李先生于1999年6月2日发表了《我的一点感想》,其中说道:“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的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不过我听说通常引渡的人都是战争罪犯或人民的公敌。再有就是刑事罪犯。如果这样的话,我不知道我是符合以上的哪一条。”
李先生还说:“其实,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在我个人与“法轮功”弟子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时,都充分的表现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怀,给政府充分的时间来了解我们,无声的忍受着。……其实我非常清楚有的人为何非要反对‘法轮功’。就是像媒体报导中说的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一亿多人是不少,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
尽管江泽民可以看到李先生的所有谆谆劝善之言,但是他还是太习惯用自己那卑鄙小人的思维模式去猜测别人。江还认为没有人不怕死、也没有收买不了的人。所以,掌握了全部国家机器的江认为没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
1999年6月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把法轮功的产生和迅速传播说成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同我党争夺群众、争夺阵地的一场政治斗争”。
江泽民从来不为自己的结论提供任何论据和论证过程,也全然不顾法轮功和平、理性并且已经给亿万民众带来身心改善的事实,蛮横专断地要求所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在职干部、离退休干部,所在单位的党团组织和行政部门的领导都要停止修炼法轮功,并“在思想上划清界限”。
从政治局对他4月25日当晚写的那封信的反应上,江泽民感到大多数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都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相当冷漠,包括朱镕基领导的政府部门也认为把法轮功当作敌我矛盾处理实无必要。因此,江决定成立一个听命于他的跨部门领导小组,凌驾于一切政府机关之上,直接避开政府、司法系统、财政系统等部门对推行镇压命令的约束。于是他想到了李岚清。
当时在七名政治局常委中,除江外其他六名对镇压持反对态度。在中共高层口碑很坏的薄一波听说政治局其他常委都反对镇压,于是出来表态,表示坚决支持江的决定。
江泽民还决定去说服跟自己私交不错的李岚清。江泽民拿出党性和“亡党亡国”的帽子威逼李岚清,最终李岚清立场松动,同意了江的决定。
这样,江泽民按照他的设想成立了一个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由李岚清任组长,并根据中共“枪杆子、笔杆子”的理论任命罗干和丁关根任副组长。江还任命公安部副部长刘京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为主要成员,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并指示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密切配合。该机构于6月10日成立,故称其为“610办公室”。
就其性质而言,“610办公室”是个不折不扣的非法组织,其产生和存在都没有法律依据,和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组”一样。“610办公室”的唯一目的就是绕过法律,绕过正常的经费和人员编制审批,调动全国的镇压和宣传机器迫害法轮功。这个非法组织的总头目其实就是江泽民,所有重大密令都是江泽民传达下去的。江怕留下证据,送去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但“610办公室”的人见到此类“白条”就会立刻执行。
江泽民利用自己独裁权力,采用非正常手段,绕开正常的法律体制,组建凌驾于各级司法系统之上的“610办公室”,并让“610”去胁迫从中央到地方的司法人员执法犯法,彻底中断了中国二十几年来的法制进程,对中国社会造成了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江泽民当时虽然跳得很高、喊得很响,但却也拿不出什么具体的办法。于是江泽民找曾庆红私下谋划,通过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于1999年6月14日发表了《接待部份法轮功上访人员,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发表谈话》,其中提到:“一、连日来,一些法轮功练习者纷纷传言,什么‘公安机关就要对炼功者进行镇压了’,‘党团员、干部参加炼功就要开除党(团)籍和公职’……这完全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二、党和政府对待正常炼功健身活动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我现在再次重申:对各种正常的炼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人们既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种功法的自由……”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这些政府要员向全国正式发布的信誓旦旦的谈话和许诺,不难看出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无信义可言。
本来法轮功的一切活动就都是公开的,所以那些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对中共媒体并无戒心。但与此同时,大量的公安和特务伪装成法轮功学员,打入所有的法轮功炼功点搜集信息,对他们的各种活动进行照相和录像,调查清楚了每个法轮功炼功点的负责人的情况。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清算!国安部长看了此消息心惊胆战 特别行动组曝光 组图——迫害法轮功主犯许永跃罪状公告

清算!国安部长看了此消息心惊胆战 特别行动组曝光 组图——迫害法轮功主犯许永跃罪状公告

许永跃是迫害法轮功首犯江泽民的得力干将,其主导的中共国安部是最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门之一。在中共镇压法轮功的行动中,国安部一直都将法轮功列为重点监 控和打击对象,迫害法轮功成为其工作的第一要务。国安部也因此彻底沦为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和爪牙。
许永跃,男,1942年7月生,河南省镇平县人,1998年3月至2007年8月任中共国家安全部部长,并兼任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
许永跃是迫害法轮功首犯江泽民的得力干将,其主导的中共国安部是最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门之一。在中共镇压法轮功的行动中,国安部一直都将法轮功列为重点监控和打击对象,迫害法轮功成为其工作的第一要务。国安部也因此彻底沦为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和爪牙,台前幕后犯下了数不清的罪恶。
许永跃作为曾经掌管中共特务机构的最高首脑,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针对善良无辜法轮功群体惨无人道的迫害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许永跃不仅是迫害幕后的策划者,更是迫害的指挥者和实施者。其主要罪行如下:
一、刺探收集所谓法轮功情报,为中共打压法轮功制造藉口
国安是中共最高的特务机构,不仅配备有最先进的现代化侦听监控设施,而且有着庞大的特工队伍,并且拥有几乎不受限制的经费支持,近二十年来将大部份精力投入到监控法轮功以及搜集所谓法轮功情报上,并调动其所能调动的一切资源配合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
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在全面镇压法轮功前,就已经秘密将法轮功纳入其调查和打压范围。许永跃及控制的国安部积极配合,派出大量特务,以学炼法轮功为名,打入法轮功学员内部,刺探所谓法轮功情报,收集法轮功学员名单,对法轮功展开秘密调查,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制造伪证和依据。
1999年4月25日,北京发生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集体和平上访事件。此后不久,中共国安部门即有意放出“上万法轮功学员将在北京香山集体自杀”的假消息,并将此消息通过海外媒体传出。国安特务则趁机活动,伙同公安部门向法轮功学员散布去香山集体活动的消息,同时在香山布下陷阱,企图将法轮功学员诱骗至香山后制造“集体自杀”或“集体自杀未遂”的现场,期冀以此为藉口给法轮功扣上邪教的帽子,掀起更大范围的诬陷与镇压。但其阴谋未能得逞。
江泽民为了给镇压法轮功找到藉口,并争取党内高层支持其镇压行动,将法轮功诬蔑成是“与党争夺群众”,并称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是有“政治高手”在背后操控。许永跃立刻投其所好,利用国安部海外特务编造“法轮功有海外政治势力支持”及“法轮功创始人有美国CIA提供巨额经费资助”的假情报,抹黑法轮功,给毫无政治诉求的法轮功打上政治标签,为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提供依据。
二、参加诬蔑打压法轮功的会议,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站台支持
许永跃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主犯之一,多次参加诬蔑打压法轮功的全国性政法工作会议,为中共镇压法轮功站台。
2000年12月1日,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将打压法轮功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该年度的重要工作成绩宣讲,负责国安和政法工作的许永跃出席会议,为中共的镇压政策做政治背书。
2002年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在北京召开全国深入开展“严打”整治斗争电视电话会议,该会议将法轮功列为重点打击对象,许永跃以中央政法委委员的身份到会支持。
事实上,许永跃参加或主持的诬蔑和打压法轮功的会议远不止上述两次,但鉴于中共国安部工作的诡秘性,许永跃参加的其它有关迫害打压法轮功的秘密会议尚未完全曝光。
三、勾结公安、“610”,非法监控打压国内法轮功学员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许永跃及其掌控的中共国安部门开足马力,全力配合中共的镇压,国安部的工作重点也相应全面转向了非法打压法轮功。中共国安特务与公安、“610”等机构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在非法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中,发挥着极其邪恶的作用。国内几乎每一起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的背后都有国安特务的鬼影。国安特务利用其先进的高科技特务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电话窃听、通讯监控、定位跟踪;国安特务还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以学炼法轮功为名,打入法轮功学员内部,刺探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和名单,然后将相关信息透露给公安和“610”,由它们出面抓人。
国安特务还不时抛出假经文和释放假消息,用以误导法轮功学员和抹黑法轮功。那些假冒法轮功学员的国安特务,在法轮功学员内部搅浑水,制造混乱,企图从内部瓦解破坏法轮功,甚至制造阴谋事件来构陷法轮功,以期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敌视仇恨法轮功。
许永跃及其手下的国安特务对于国安内部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起来也毫不手软,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判刑,一样不少;对国安内部那些同情、支持法轮功的非法轮功人士也同样打压迫害,将他们调离重要岗位、不予升迁、不予重用,或予以边缘化等。
四、勾结黑社会,在海外实施恐怖暗杀行动
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国安部又在海外派遣大量间谍收集所谓法轮功情报,配合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甚至多次组织策划对法轮功创始人的暗杀行动。据海外媒体披露,镇压初期,由许永跃担任部长的国家安全部和中共军队总参谋部联合组建了一个特别行动组,专门负责搜集法轮功创始人的行踪,甚至与境外黑社会接触联系,重金招募、训练杀手,伺机暗杀法轮功创始人。但其每次暗杀阴谋均被识破,行动均以失败而告终。
中共国安特务还多次直接对海外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骚扰、电话恐吓、暴力殴打、烧毁车辆、抢劫物品等流氓暴力行为,甚至是行凶暗杀。
2002年2月,澳大利亚数位法轮功学员分别在深夜接到恐吓电话,致电人毫不避讳自己是中国国安部特务的身份,并威胁法轮功学员不准再炼法轮功,否则会有麻烦等等。
2004年6月28日,原中共国家副主席、迫害法轮功元凶之一的曾庆红率团访问南非期间,九名澳大利亚籍法轮功学员抵达南非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准备和平请愿并依法对曾庆红迫害法轮功的行为提出控告。在分乘两辆车赶往南非首都总统府宾馆进行和平请愿的途中,这些法轮功学员遭到黑枪扫射。一名法轮功学员双脚中弹,被击成重伤。据信此次行动是由中共国安特务买凶所为,目的是阻吓法轮功学员对曾庆红等人的起诉控告。
2006年2月8日,数名中共特务持枪闯入美国亚特兰大市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对该学员暴力殴打,将该学员打成重伤,并将其家中两台存有重要数据的电脑抢走。
五、绑架海外法轮功学员,胁迫当特务
许永跃掌控的中共国安特务特务除了渗透到法轮功内部,收集情报、挑拨是非,搞恐怖暗杀外,还采用跟踪拦劫、上门骚扰、威胁利诱、恐吓诈骗等手段迫害从海外回国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实施绑架、胁迫他们当特务。
2003年1月和10月,台湾两名法轮功学员在赴大陆出差和观光时,遭上海国安绑架关押近1个月。上海国安特务对他们威逼利诱,要挟他们做线人,为国安特务收集台湾法轮功学员个人信息和提供法轮功学员在台湾的活动情况。遭到拒绝后,国安特务又对他们威胁恐吓,不许他们回台后揭露所受迫害,否则就会让他们在台湾生存不下去。
2004年1月29日,一名台湾籍女法轮功学员返回江西老家,一下飞机即被南昌的国安特务挟持到一秘密地点关押。在被关押的96小时期间,她受到国安特务的非法搜查和审讯。国安特务故技重施,对她也是威逼利诱,企图胁迫她当特务,为国安收集法轮功在台湾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活动等情报,但阴谋未能得逞。
其它国家和地区如瑞士、美国、新西兰、德国、加拿大、日本、香港等地,均有法轮功学员曾在回中国时受到大陆国安的骚扰迫害。
六、采用流氓手段,干扰破坏神韵演出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自2006年推出后即风靡全球。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此既恨又怕,许永跃掌控下的中共国安特务接受指令,全力干扰破坏神韵在全球的演出。国安特务雇用当地黑帮或地痞,制造了多起破坏神韵巴士的恐怖事件,企图制造车祸,暗害神韵演员。此外中共国安特务还通过使馆施压、写匿名信及恐吓信等手段,威胁逼迫剧院取消演出合同,但这些流氓手段也大多以失败收场。
此外,身在北美的中共特务利用侨团和不明真相的华人,诋毁法轮功。
大量证据表明,许永跃是中共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血债帮的主犯之一。许永跃任国安部长期间,正是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最为严酷的几年。许永跃对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迫害,及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伤、致残及迫害致死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许永跃在竭力执行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所实施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中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根据联合国一九九八年颁布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第六条的“灭绝种族罪”和第七条的“危害人类罪”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等相关条款,以国际法量刑,许永跃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
一、许永跃触犯国际法中“群体灭绝罪”如下条款:
根据群体灭绝罪公约,“群体灭绝罪”指以下任何一种意图全部或部份毁灭一个国家、民族、种族或宗教组织行为。如:
(一)杀害某组织之成员。(二)对某组织成员造成严重人体或精神伤害。(三)蓄意对某组织生命之生存条件制造不适而导致其身体全部或部份毁坏。
二、许永跃触犯国际法中“反人类罪”如下条款:
“反人类罪”包括在知情前提下实施之以下任何一种对平民广泛或有系统的直接攻击行为:
(一)谋杀。(二)灭绝。(三)奴役。(四)牢狱。(五)酷刑。(六)强奸,或其它任何类似形式之严重性暴力。(七)对可识别组织基于宗教方面之迫害。(八)强迫人员失踪。(九)其它类似故意造成极度痛苦或严重人体或精神伤害之非人道行为。
三、许永跃触犯国际法中“酷刑罪”如下条款:
酷刑罪公约第一章——酷刑罪定义:
以从本人或第三者索取信息或供词为目的,或因本人或第三者之所为或被怀疑所为而惩罚他(她),或恐吓或胁迫他或第三者,或以基于任何形式之歧视为前提下之任何故意造成身体或精神上剧烈疼痛或痛苦的行为,且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拥有公职人员同等权限的代理人所为,或在其默许或唆使下所为。这里不包括由法律裁决本身自带或附带的痛苦。
许永跃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和打手,是江泽民血债帮的重要成员之一,对法轮功群体犯下的累累罪恶符合上述所有定罪条款。为此,要求中国现任当政者立即抓捕许永跃,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犯。
许永跃和中共所有迫害法轮功血债帮的下场一样,难逃法网,必定受到清算和严惩!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2015年3月26日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周晓辉:公安部大调整 “610办”被剥离?

周晓辉:公安部大调整 “610办”被剥离?

近日,中共公安部进行了比较大的人事调整。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卸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督察长之职,刚卸任北京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的傅政华则继续担任公安部副部长,并出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明确为正部长级,其排名靠前;而此前他已接替刘金国的中央政法委委员的职务。此外,原广西党委常委、纪委书记邓卫平转任公安部纪委书记,他乃是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时的旧部。
经过此番调整,公安部的主要成员为: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副部长杨焕宁、傅政华、孟宏伟、陈智敏、黄明、李伟、刘彦平,纪委书记邓卫平等。他们的简历全部在公安部网站上公示。
在此次调整后,出现了一个蹊跷现象,那就是外界传言的傅政华并未接替刘金国出任包括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在内的几个职务,至少在其公示的职务中未见,而其他几个副部长的头衔中同样没有出现接替刘金国敏感职务的迹象。反而是已在中纪委工作的刘金国的简历中依然保留着“610”办公室主任等职务,并未撤除。
这的确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资料显示,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的中央“610”办公室,是江泽民集团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由李岚清、罗干等负责组建,王茂林、刘京、李东生等先后出任主任。该机构遍布全国各地,除了中央一级的“610”办公室外,各省、市(地)、县、乡四级都成立了这样的机构,都叫“610”办公室,其中大部份挂靠在各级政法委,少数挂靠在党委办公室。
“610”办公室有其独立的运作系统,它可以任意调度及控制党、政、武警等资源,迫使政府机构配合其对法轮功的迫害,具有相当大的权力。其命令直接来自包括政法委书记在内的高层,其的直接上级决策机构的负责人除李岚清外,基本由历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担任。
然而,经过公安部这次大调整后,原本应由公安部副部长兼任“610”办公室主任的情况并未出现,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孟建柱的简历中也未提及与“610”办公室相关的职务,而该职务就一直挂在已经在中纪委任副书记的刘金国头上。中纪委副书记管“610”办公室,政法委、公安部淡出,这似乎是在释放某种信号。
笔者推测一个信号可能是现当局有意解散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在原卫生部部长黄洁夫曝出周永康活摘器官的罪恶后,在习近平将目标瞄准“虎王”江泽民之际,暗中取消引起国际社会谴责、国内民众深恶痛绝的“610”办公室,并非没有可能;而且在习近平在京畿多重布局、在将可信之人提拔为公安部纪委书记之后,时机已经相对成熟。
另一个信号大概是由中纪委掌控“610”办公室,除了淡化其职能和作用,将其与政法委切割,似乎也是在为清算其罪恶做铺垫。
如果这确实在不久后证明是公安部大调整后释放的信号,那各地仍在行恶的“610”办公室若还不收手,危险很快将至,而这也意味着江泽民等“610”办公室的始作俑者的“被打”信号更为明显。
Measure
Measure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